十二生肖: “马上封侯”与“辈辈封侯”

}

猴作为灵长的动物,通身透着机灵活泼,滑稽有趣,所以人们都挺喜欢猴。特别善于形象思维的中国人,早在三千多年前,就把猴子录进了象形字。《山海经》和《吕氏春秋》上称其为“猨”,《抱朴子》中称之为“猿”,至晋文学家傅玄作《猿猴赋》有云“戏猴而纵猿”之句。

在先秦时有一个这样的传说,云蒙山白猿之母病重不起,白猿往孙膑桃园偷桃被捉,跪地泣告,孙膑可怜动物尚知孝母,于是赠桃放白猿归山,猿母吃了桃后竟然病愈,白猿为报恩将洞中所藏《兵书》献给孙膑,孙膑终成齐国一代名将。

汉代人很推崇猴和猴艺,猴文化在汉代已达到了一种狂热的地步,也许是因为猴和“侯”同音。“侯”为中国古代的爵位之一。《礼·王制》中记载:“王者之禄爵,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、凡五等。”自此以后,五爵虽有变化,但历代都有侯爵。人们希望加官封侯,于是给“猴”增添了一种吉祥、富贵的象征意义。显现了人们盼望封侯入仕,好时候到来的美好愿望。也许,猴文化,包容着史前图腾文化的主题,是佛、道、儒相混合的一种民间信仰,是人民群众心中的正义化身,驱除邪恶,祈福求安的保护神。

因此,从汉唐开始,传统民俗中常以猴作为吉祥、显贵、驱邪纳福的象征。如一只猴子爬在枫树上挂印,取“封侯挂印”之意;一只猴子骑在马背上,取“马上封侯”之意;两只猴子坐在一棵松树上,或一只猴子骑在另一只猴的背上,取“辈辈封侯”之意,寓意辈辈都封为王侯,代代为官。

又如:三勿猴。三只猴子,一只掩嘴,一只捂耳,一只蒙眼。表现了:非礼勿言,非礼勿听,非礼勿视的哲学思想。

在剪纸艺术形式中,其图案上表现一只猴子屈蹲在桃树上,猴子两只手臂弯伸在耳朵两侧,宛似一对蝠形状,(“蝠”与“福”同音),构成“福寿双全”的画面;猴桃瑞寿,在吉祥物中,桃为五木之精,天上的神物,桃是增寿的瑞果,有长寿的寓意。猴与桃的结合,恰应了民间谚语猴桃瑞寿所表现的吉祥如意。

猴子是一种非常灵巧的动物,它的行动敏捷迅速,那一双修长有力的臂膀,在树林间荡来荡去,更是令人赞叹怎么会有如此轻巧的身手!猴和猿联系密切,是人类的近亲,无怪乎它们有着人类的智慧和聪颖。在中国史书中,猴代表发明家、即兴诗人及善于调动积极性的人。属猴人是聪明、狡猾、坚韧的代言人,他们有着超过其他属相的机智,性格坚韧,精明能干,好像什么问题也难不倒他们。猴子的好奇心特别重,这是它的优点,也是它的缺点,因此人们常利用这个弱点来设计猴子。自古以来,人、猴之间,不知道产生了多少妙事轶闻。

相传,旧时的马厩上总要系上一只猴子,用以避邪,去温病,守护马匹安全,这也是西游记中孙悟空被玉帝封为弼马温的原因。

根据佛经记载,绘在敦煌石窟壁画中的猕猴奉蜜图(76窟,98窟,3窟,12窟),讲述了一位没有孩子的婆罗门教徒邀请佛祖释迦牟尼去他家,在途中,一只猴子拿走了佛祖的钵,佛弟子想去阻拦,但佛祖阻止了弟子,这只猴子拿着钵爬到树上,将蜂蜜装到钵内献与佛祖,佛祖没有接受,猴子将钵内虫子取出再献与佛祖,但佛祖还是没有接受。当猴子用水把蜂窝洗干净后,再献与佛祖时,佛祖收下了这个钵。猴子高兴地跳起来,手舞足蹈,做各种嬉戏,一不小心掉到井里淹死了。后来,这只猴子投生为婆罗门的孩子,成了佛门弟子。这也就是新野人在敦煌养猴的前因。我们可以说,猴子在中国民俗文化中几乎无处不在、无所不能,成为最大众化的“万能之神”,下面就来看一些例子吧!

炕头上的“护娃猴”。山西、陕西、内蒙古等地的农家炕头上,常有一个用青石雕刻的小石猴(也有炕头狮),是专门用来拴六七个月刚学爬行的幼儿的。母亲将一根红绳系在石猴腿部的圆孔上,另一头拦腰拴住娃娃。据传说,猴能保佑娃娃平安,娃娃长大以后精明能干。

码头上的“护航猴”。上世纪70年代以前,三门峡、陕县一带古渡口,在木船靠岸系绳的木桩上都雕有一只神采奕奕的猴子,煞有介事地端坐在木桩的顶端,似在东张西望。老艄公的解释是,孙猴子水性好,能潜入东海大闹龙宫,敬它可保驾护航,人船平安。

贺寿之神“抱桃猴”。猴子与“桃”似有天生不解之缘。自然界的猕猴天性喜食桃子;《西游记》中也有孙猴子偷吃西天王母蟠桃的故事。“蟠桃”在中国民俗传说中有两层意思:一曰长寿;二曰“驱邪”。宋代王安石《除夕诗》中“总把新桃换旧符”,即有以桃木驱邪的意思。猴子“神通广大”,还被古代的人寄予“祈雨”、“求子”等希望。总之在人民生活中,无论炕头、墙头、码头、槽头、口头,乃至寺庙石雕、居民建筑都有“猴先生”的位置。

也许正因为猴子灵性十足,所以被人们夸张为变化多端的精灵。在这些与猴有关的风俗和成语中,寄托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也承载着悠久深厚的民族思维和文化。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,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、诱导购买等信息,谨防诈骗。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一键举报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