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冠中弟子谈老师惊人之语:有些话只有他敢说

}

著名画家吴冠中在世时,常常有惊人之语,如“中国要取消画院、美协”、“一百个齐白石都比不一个鲁迅”,吴老为什么说这些惊世骇俗的话?吴冠中的弟子、画家李正明接受记者采访,详解老师的苦口良言。

李正明:刚刚我了解到,目前是要由学校出面定一个初定的意向,再征得家属的同意,然后再向社会公布。现在的善后事宜,都是由我们吴老的研究生钟蜀珩在家里来负责。

记者:吴冠中老人在世时,常常就艺术领域多有惊人之语,他说过笔墨等于零,作为画家,怎么理解这句话?

李正明:我个人认为,笔墨等于零并不是过去学术界所讲的对传统中国绘画的否定,这是不可能的。笔墨等于零是指要有创新,要有自己的东西,不能老趴在古人的故纸堆里面,受这些约束。我们的美术教育都是讲先从线条笔墨开始,吴老师的意思就是作为画家艺术家,不能被笔墨所约束,要从自己的思想灵魂,把你所感悟理解到的释放与表现出来。有了这个基础,再去看古人的画。

李正明:有许多人可能光看到吴先生在成名之后的一些作品,没有注意到吴先生早期,做学生的时候的作品。如果他们了解到30、40年代吴先生作品,一定会理解到吴先说笔墨等于零的含义。在那个年代,中西绘画都是按俄罗斯的那套方法,从基础开始。而当时有些画家的基础是不行的,但吴先生的画很扎实,已经远远超越了那个时代,提前十到十五年。我看过那些速写、造型的小品,当时的同代人是很难达到的。我理解的,一个大家,他所认识的应该超越普通人十年。比如我们看到毕加索,很多都是抽象的,但毕加索青年时期的作品是很写实的,画得相当到位。他是认识到了按这样画下去没有意义,他要自己找到一条新路。毕加索最大的贡献就是把绘画的两度空间扩展到三度空间。

记者:吴老说过,“画家齐白石当然是一个好画家,我们也很尊重他,多一个齐白石也是很不错的,少一个齐白石也没有什么了不起,但是少一个鲁迅,精神世界就不一样。”画家陈丹青认为这是吴老的激奋之辞,是正话反说,是说我们的艺术家没有自我表达,您怎么看“一百个齐白石不如一个鲁迅”?

李正明:一方面是这样,另一方面拿我们现在的画家来讲,没有一个画家像吴老这样,不光是一个画家,而且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。艺术家与画家的区别,打个比方,就像搞交响乐的与纯粹搞管乐的,完全是两回事。交响乐里包括了打击乐、弦乐、管乐,而搞管乐的只管一单。一百个齐白石不如一个鲁迅,我觉得吴老的意思还在于要我们的画家当艺术家,不是简单的在绘画这个领域基础训练,而要文学、科学等各个方面都要掌握。回顾一下,近代画家拉出来,没有一个能与吴老的文学底子、教育演讲口才来比的。

记者:吴老还提出一个让社会哗然的观点,以奖代养,取消美协、画院这些机构?

李正明:我能理解到吴老的痛心。吴老也是把这些都看透了,设立这些机构有中国社会的原因。但我们有些画家,不好好研究艺术,反而削尖了脑袋往这些机构里钻,找头衔。再拿这着头衔到社会上去招摇撞骗,给自己带来利益,可是没有发展中国的艺术。吴老是注意到了社会的不正之风,因而提到的这个话题。也就是说,你作为一个搞艺术的,就想着把自己的学科做好。不过这也不是一两个人能把这个推翻的,这里面有体制的问题。其实有好多人也看到这些了,没有人讲,只有吴老他到了这个位置,他敢说出来。(拾年)

标签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