钱忠良|艺无止境-中国当代书画名家精品展

}

作品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“纪念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线周年”全国美术作品展;

2019年《梯子沟记忆》参加河北省委宣传部、河北省文联、河北省美术家协会共同主办的“礼赞新中国、讴歌新时代”河北省主题创作精品展并参加北京巡回展;

2020年作品《寨坡庄记事》入展“河北省决胜小康 、决战脱贫攻坚主题文艺创作美术摄影展”、保定市聚焦“三个圆满收官”主题美术创作成果展;

2021年人民美术别推荐艺术先锋人物个人云展。中国美术家网“献礼建党100周年艺术名家展”。新华在线中国艺坛领航人物”、搜狐网“中国当代最具收藏价值书画家”。凤凰网“2021最具收藏潜力画家”;

2021年参加保定市文学艺术联合会、保定市美术家协会、河北青年报共同主办的“百年辉煌—庆祝中国成立100周年保定市青年美术家提名作品展”;

2021年 在李可染画院图形美术馆参加“形意传神—2021当代中国画名家范本学术研究展暨山水画六十家作品展”;

2021年参加由北京观复美术院、观复美术馆联合主办的“百家百品—当代中国画原创艺术百家学术邀请展”;

2022年在北京上方美术馆参加由北京逸品丹青美术院、鉴赏收藏杂志主办的“2022.寅虎迎春—当代中国画名家笔墨品鉴展”;

2022年在北京长城美术馆参加由北京华夏丹青文化传媒主办的“水墨薪传—当代学术名家小品交流展”;

“丹青问道 观复雅集”2022当代中国画名家学术小品展(北京观复美术院美术馆);

“众妙之门—2022当代中国画名家学术邀请展”(北京李可染画院图形美术馆);

作品被录入《中国山水画名家技法分解图典》、《中国山水画临摹与创作》(河北美术出版社出版),《丹青追梦 水墨本色——中国当代书画名家鉴赏大典作品集》(天津出版传媒集团、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)、《披图揽胜—2020当代中国画手卷作品暨书画名家引首书法展作品集》(中国文化出版社)。《芸帙披香—当代中国画名家册页新作学术观摩展作品集》(中国国际美术出版社)、论文及作品多次在《美术报》、《中国书画报》、《河北文化》等专业刊物上发表。

读张潮《幽梦影》之句忽有所感,其曰:有地上之山水,有画上之山水,有梦中之山水,有胸中之山水。地上者,妙在丘壑深邃;画上者,妙在笔墨淋漓;梦中者,妙在景象变幻;胸中者,妙在位置自如。近日余研读钱忠良先生之画作,始悟张潮此语诚不欺我也。愈觉此四句之所论者,皆应在钱忠良先生画作之中也。钱忠良先生画作精妙之处,亦多具丘壑之深邃,笔墨之淋漓,景象之变幻,位置之自如。余且读且思,心有多感,试以此论而说之。

读钱忠良先生之画作,觉其胸中丘壑深邃之所在。其作或流泉飞瀑,或层峦叠嶂,或春山在望,或秋涧枫老,皆是从造化间所得,后从心源中所出。一丘一壑尽得其风流,一山一水皆见其气度,胸中位置所经营者,在马夏乎?在黄王乎?奇山怪水所以能惊人耳目,贵乎钱忠良先生不落前人之巢窠,能成一家之数,是其游心于宋元诸家之间也。其笔墨能越积越老,越老越苍,越苍越多秀润,直至画中山水清宕之气一泻千里,飞入观者眼睫之上,此时才知其行藏之法,妙在笔墨之外,而意在造化之间。

昔人论画,以“元气淋漓,真宰上诉”之语为其要诀。余读钱忠良先生画作,见其山所以厚者,水所以滋者,云所以叠者,树所以苍者,皆其笔墨所供养也,读来一时烟霞无尽,万象从容。祛邪而存正,罢俗而归雅,舍媚而还淳,其间笔酣墨畅,一任天然生长,而其淋漓之气,如烟如霞,如雨如露,无不郁郁苍苍,磊磊落落,一点尘埃所不能到也。奉常翁有云:画不在形似,有笔妙者而墨不妙者,有墨妙者而笔不妙者。能得此中三昧,方是作家。钱忠良先生之作,笔精而墨妙,神清而气爽,两者相互生发,蒙养以生长,气愈大而魄愈雄,格愈高而质愈贵,神韵冲和,蹊径幽秀,一任天机吐出,焕然生发,使人味之不尽,赏之无穷。

《桐阴论画》亦云:落笔须要兴高意远,气静神凝,领取烟云真趣。此语正得钱忠良梦中山水之真谛。非兴高意远不足知其胸中气象,非气静神凝不足明其山水意蕴。其笔下之山水往往在梦魂之中,其梦中之山水,又在其心胸之间。余尝读其春山微雨,清流空响之作,可知其胸中俊逸之气;读其夏云变化,雨后山明之作,可知其胸中跌宕之情;读其秋山容淡,枫林霜透之作,可知其胸中婉转之意;读其冻云晚寒,枯木啼鸦之作,可知其胸中悲悯之事。是以峰峦万象,溪流百转,正如倪云林所谓:画写胸中逸气耳!无限江山,一纸笔墨,尽归钱忠良先生魂梦之间,笔墨之下也!

余读钱忠良先生之作,多想元人之法度,亦追梦宋人之气象。盖其挥洒自如之处,气韵弥高,法度弥精,其山水落笔苍润,韵致萧疏,自见游心造物之手段也。然其画作复多文人气,书卷气,金石气,是今日之画家多不能至也,虽在咫尺之间,却有山水之无尽生意,使人作画中之清游,流连而忘返,望峰以息心。其小品诸作,一枝一叶,一花一草,自然洒脱,幽闲静逸,山之光,水之声,月之色,花之香,文人之韵致,皆可名状,以此玩味不尽。

余以为钱忠良先生之画作,当是文人之画,因其多书卷之气;当是高士之画,因其多林泉之气;当是宋元人之画,因其多古雅冲和之气。其以丘园养素之深心,超然出尘之怀抱,必能为今日传统之山水画,创造自我之艺术新境界也!

书法理论专著《二十四书品》(被国家图书馆收藏);篆刻理论专著《论印绝句百首》。有百余片评论文章、诗文随笔散见于《书法报》、《中国书法》、《东方艺术》、《书法导报》、《中国书画》等各大专业报刊杂志。

标签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